笔记

您的位置:首页»笔记»正文

罗黎:与国际学生相互鼓励陪伴
来源:理学院   作者:罗黎  审核:李玲娜  编辑:向发全  日期:2020-12-04  访问:

罗黎在家中做概率统计课的国际直播


2017年秋天,我们学校的留学生数量大规模增加,刚入职两年的我接到了给留学生讲授数学课安排。2017级120人一个教学班,2018级、2019级每班70人两个教学班,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语言障碍,而是课堂管理。留学生在课堂表现非常活跃,很难做到鸦雀无声。对于2017级的第一届留学生,我自认为是步履蹒跚地教完了两个学期的数学课程。后两年来的学生们常常好奇地问起我,老师,你在课堂上是如何”control”一百多人的班级的?我笑着回答说”It’s usually out of control.”遇到课堂上吵闹的情况,我常常会耐心地等待几分钟,让他们安静下来,然后继续讲课。班上的一百多名学生来自不同国家,从生活习俗到教育背景差异都很大,我给予他们充分的包容和尊重。但是作为一名任课教师,我在考勤、测验和作业等考核方面,态度是严厉的。比如上课提前几分钟全班点名,按时到打勾,迟到打半勾,旷课打叉。通过逐一点名我认识了班里的所有同学;以至于在校园里碰到还能打声招呼。常常也有学生为了自己得的是半勾和我解释半天。

记得在给这一百多名留学生上完最后一节课的那天,有同学自发组织买了蛋糕,要庆祝一百多人两学期并肩奋战,一起学完了“深奥”数学课程。在那个时刻,所有的同学们包括我,大家很难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去表达自己的感受,但是心里都明白:对于每一位同学,对于老师,在如此大容量的一个班级,夹杂着各自不太标准的英语交流,两学期上完了128学时的数学课,是一种挑战;但是我们一起努力、一起坚持、最后做到了!完成了!

从2017级的留学生开始,每一年数学课程结课的那一天都非常的有仪式感:上完课、吃蛋糕、合影留恋、发朋友圈;到后来发展成了每一个班级、班级里的每一个专业都要买蛋糕并进行合影。学生们的心情也是很复杂的:来自世界各国的同学们跨专业组成一个国际班,在一起学习了一年,即将和老师同学分开有些难过不舍。终于学完了大学第一年的数学课程,为自己感到骄傲,又如释重负。

在课堂外,学生们把我当作朋友。曾经在美留学六年的经历让我能够想他们所想、思他们所思。犹记得2017年刚开学没多久,课后与几位来自非洲的同学闲聊,问起他们的国家与中国的时差,有位非常壮实的大高个男同学突然稀里哗啦哭得像得小孩,好像我的问题触碰到了他的泪点,他说十多个小时的时差让他来到成都以后晚上睡不着,早上起不来,一个多月了还没有适应时差问题。有几位同学也泪眼汪汪的,兴许是勾起了思国思家的心绪。那时候我才明白有些同学上午的课为什么经常会迟到,后来上课的时候我会在铃声响后耐心等个三五分钟。每当下课铃一响,每位同学都赶紧收拾东西背起书包做出了百米冲刺跑出教室的姿态,我就会开玩笑说:“要是你们听到上课铃声时能像下课铃那么积极,就不会迟到得个半勾啦”。大家都听懂了,然后尴尬地笑了,悄悄地放下书包耐心等着老师讲完例题宣布下课。

今年年初,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,留学生也无法返校。我们从春季学期开始执行了线上教学方案。由于之前有了一学期在教室上课的相互磨合,线上课程与学生的沟通不存在太大的问题。但是留学生们身在自己国家的,疫情的发展持续成为了他们的思想负担,又有时差的差距,导致上网课很难集中精力。我在线上课堂经常鼓励他们:坚持学习也是作为学生抗击疫情的一种方式,我们在这样艰难的时刻,能够完成每一门课程的学习,大学四年的学位培养计划没有被疫情所中断,是值得庆幸的;没有理由去懈怠、去放弃自己的学习。目前新冠疫情还在世界各国蔓延反复,留学生的线上课程还在继续,我与分布在世界上各个角落的学生一道汇聚于线上的课堂,一起探索数学知识,相互鼓励与陪伴,共克时艰。(理学院教师  罗黎)

罗黎和她的国际学生